一刻宁静,一片天空

射日

徒步中国: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我打猎归来路过一个村庄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向我走来。她主动介绍自己,她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很帅,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的你比年轻的时候更帅,那时你是年轻男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颜。


我怆然心惊。不仅因为这番似曾相识的话语,更因为我见到我面前的绝世红颜。在我的故事里,这个女孩,叫做嫦娥。


而我的名字,你肯定已经猜出。是的,我是后羿。


这是我计划中长篇回忆录的开头,我曾经想记下此生所有的奋斗与梦想,用以告诉我的后人,他们拥有一个多么值得为之骄傲的祖先,甚至连标题都想好了,就叫做《借我一生》。然而写文章并不像我引弓张箭一样的容易,我的回忆录至今仍只存在于我的脑海——而熟悉马格丽特•杜拉斯以及她的《情人》的读者显然已经意识到,她对我这个酝酿中的开头是如此的满意而几乎未加改动就拿去据为己有了。


当若干年后一些吃饱了撑着的人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不力横加指责的时候,他们可曾意识到,几千年前一些伟大的中国人物所产生的伟大的精神食粮,就开始一代又一代地哺育着这个星球上的人类,生生不息。比如,后羿所不经意间达到的思想高度,千年后捧红了杜拉斯,还有余秋雨。


在我所生活着的时代,没有谁去研究诸如版权这么令人心烦的问题。巴斯德不是说么,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但是科学是没有国界的。如果大家都老老实实呆在房间里创造自己的思想,我们的学士,硕士,甚至博士的论文,从哪里抄来?


 


后人知道作为射九日而救民于水火之中的英雄后羿,而鲜有人知道差点作为文学家——如果《借我一生》写出来了的话——而存在的后羿。其实不仅如此,后羿甚至还是个数学家,这在后文会作以说明。多年以后出了个名叫鲁迅的作家,虽也被人称作文学家、思想家甚至加上一个革命家的帽子,但是在他以我的故事为题材而作的小说《奔月》中,也并未挖掘出我之所以有别于常人的存在。


所有为我而作的文字中,我喜欢近乎白描的笔法写成的《淮南子•本经训》:


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凿齿、九婴、大风、猰貐、修蛇、封豨,皆为民害。尧乃使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邱之泽,上射十日而下杀猰貐,断修蛇于洞庭,擒封豨于桑林。万民皆喜,置尧以为天子。


故事发生的时候,我还年轻,如前所述,年轻时候的我不但有做英雄的潜质,还有做文学家、数学家的潜质。正因为我那时如此多才多艺,所以就找不到事做,每天只好别着弓箭在大街上晃来晃去。


这是因为当初黄帝的部队虽然歼灭了蚩尤的主力,但还是有不少游兵散勇时时捣乱——就像很多年后美军虽然歼灭了本•拉登的主力,但其游兵还是在阿富汗抗争不断——所以黄帝末年天下并不太平,时常有关于某地发生小规模袭击并引起伤亡的的报道。于是人们为了安全起见,就会佩带武器出门,遇到长得像蛮子的人就给他一下子,官方的理由是为了消灭恐怖袭击于襁褓之中,具体情形参看今天的伊拉克现状。


正因为如此,有小孩的父母都不肯送孩子去念书,而选择从小就培养其武斗的才华。所以那时候如果你大白天出门,就会碰到人们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弓箭,石斧,长矛是其中比较普通的,有的连我都叫不出来名字。这种情形就像你今天在大白天出门,就会看到人们拿着各式各样的手机,三星,诺基亚,摩托罗拉是其中比较普通的,有的咱们谁都叫不出来名字。


如果这个社会仅仅男的是这样,那并不是个很严重的问题,顶多像当年的小日本,人们满脑子的军国主义,到最后打一打也就没事了。可现在的情形是连女的出门也都在腰上别着一个大梆子,远远看去就像腰椎间盘突出。这样问题就严重了。人们常说,看一个地区经济发达程度如何,就去闻闻那里的厕所;要看一个国家社会发达程度如何,则应该去看看那里的女人。假如一个国家的女人出门全戴着面纱,那说明这里的女人没地位;假如一国的女人出门全带着小孩,那说明这里的人口即将大爆炸;如果一个国家的女人出门全带着安全套,那说明她们全是日本人——当年蒋介石不是说么,没有一个日本男人不是间谍,没有一个日本女人不是妓女;可如果一个国家的女人出门全带着梆子,那说明这个社会已经疯掉了。


当时,有一个著名诗人针对这个社会已经疯掉的现实,写下了一些白描的诗篇,其中有这样两句:


黄帝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


多年以后,毛泽东引用了这两句诗,用以描述他领导下的文化大革命的昌盛景象。这说明,此时的中国和黄帝末年的中国一样,疯掉了。


好多年前,黄帝领导下的中国就是这样。好多年前,我,后羿,就在这样已经疯掉的街头,背着弓走来走去。


我成名以后,时常被问到这样一个问题:当初面对天上的十个太阳,就算你一箭射一个落下的可能性是1/2,那么九箭全中射落九个的可能性也只有1/2乘以1/9等于1/18,可你为什么还要选择去做?我总是先耐心地告诉他们,这个可能性不是1/18,而是1/2的九次方等于1/512。然后对他们说,为人民服务嘛,是不能仅仅考虑自己的安危和利益的,你想想,十个太阳,照得地面上寸草不生,我怎么能够对天下苍生性命无动于衷?——虽然我心底里并不这么想。然而接下来我总能听到别人的骂声,言不由衷,自戴高帽,你怎么跟个党员似的?


这说明人们不了解后羿,但说明他们了解党员。其实,之所以选择射落十日之九,并不仅仅为了显示我的勇气和力量,还因为我想证明别的一点什么。这个东西,用后人的话来讲,叫做哥德巴赫猜想。


我虽然不曾上学,但有一个天资聪明的大脑,这从遗传学上很好解释,因为我拥有优秀的遗传基因。这从很多年后流传的一首歌谣可以看出,当时人们争相传唱: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共工触山,女娲补天,后羿的儿子会射箭。推而广之,我聪明的父母生出聪明的我,是完全讲得通的。所以虽然年轻时的我生活在这个疯掉的社会里,但并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地疯掉;我虽然每天背着弓晃荡在大街上,但并不是像许多男人一样,看着别着梆子走过来的女人,在心里盘算着她身上其他某个部位,是比这个梆子更大呢,还是更小?我在心里惦念着的问题,就是困扰了人们多年的数学难题,哥德巴赫猜想。正因如此,我觉得相比于没成的文学家,我更是一个数学家。


众所周知,几千年后的陈景润证明了1+2,这是一个相当了不起的成就。同样众所周知,达尔文著称于世的学说叫做进化论。如果他的理论是正确的,那么我就应该没有陈景润聪明,因为我比他少进化了几千年哪——我就应该证不出1+2;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后羿每天徘徊在大街上,脑子里想的就是证明1+9,翻译成数学语言就是,要证明每个大于6的偶数都是一个素数和这样一个数之和,它可以被分成不超过9个素数的积。


可能今天的读者不能接受这样一个现实,那就是任由我在这里掰弄我们的先人,因为谁都不知道后羿是否证明过哥德巴赫猜想。其实我个人认为,后羿并没有证明。但如王小波所说,如果我们仔细研究唐诗宋词,就会发现里面有全部已知和未知的现代数学和物理学定理;有很多我们没有发现,那么这说明我们不够聪明,还说明我们应该继续发现,继续努力从宋词里找出相对论,从唐诗里找出牛顿力学——做这样的事情也许很累,但总有人不怕累。譬如说,今天很多人致力于证明郑和当年不仅到过非洲,还到过美洲;虽然这样做毫无意义并且相当傻逼,但起码能证明美洲是我们中国人发现的,而不是哥伦布。这是多么伟大的事情。如果我们能证明相对论、牛顿力学在唐宋就已经被中国人发现,哥德巴赫猜想不仅在黄帝时期就被提出,而且已经被证明到1+9的地步,你说这该是多么伟大的事情?你说我们的国人该不该因此欢呼雀跃,感谢徒步中国?因为后羿证明哥氏猜想一事,是他发现并且佐证的。


王小波证明的论据是中国古书里这样两句顺口溜:


三人同行古来稀,老树开花廿一支。


这被后人理解为是一种不定方程的解法,叫做韩信暗点兵——王说,不知道韩信和老树有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虽然我看过《大哉言数》,里面收录了这些东西,但我还是不知道。


而我,用来证明后羿和哥氏猜想的关系的论据,就是我们熟知的事实,后羿射日。下面我们继续,后羿,就是我。 


要证明1+9是个困难的事情,这从后来陈景润花了半辈子证明1+2可以窥见其难度一斑,所以虽然我整天徘徊在街头,但是并没能取得多大进展,因为我远没有陈景润聪明。但我说过,我是数学家,数学家在遇到难题的时候不仅要会归纳法,还要会反证法。说白了就是,突然有一天,我意识到,我既然不能证明1+9,为什么不从10-9着手呢?因为我们都知道,减法是加法的逆运算。


10-9,这真是一个天才的转变。我为之付出了15年的青春。15年里我披星戴月,我席不暇暖,那条街道被我走出了一串脚印,在我成名后赶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情形让我想到很多年后马克思在图书馆的那几个脚印,区别在于我踩出的更多。但我还是没能证明10-9。我绝望了,我想,这一生也许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被晒得脱了几层皮,仰起头,看到天上的十个太阳。我灵感突现。


我举起了弓。搭上箭。拉开弦。箭去了,无影无声。


多年以后,鲁迅在他的《奔月》中描述了我当年射月的风采,人们籍此回忆起我当初射日的英勇。他写道:他一手拈弓,一手捏着三枝箭,都搭上去,拉了一个满弓,正对着月亮。身子是岩石一般挺立着,眼光直射,闪闪如岩下电,须发开张飘动,像黑色火,这一瞬息,使人仿佛想见他当年射日的雄姿。


——那时候我还年轻,年轻到不需要一次捏着三枝箭。我射了九次,九箭全中,九日全落。1/512的成功几率——然而我还是成功了。然后我看到天上只剩一个太阳,这说明,10-9=1。同时还说明,1+9=10。但是,这跟证明每个大于6的偶数都是一个素数和一个可以被分成不超过9个素数之积的奇数之和,有什么关系呢?


我并没有想到,多年以后,我的事业甚至有了传人。本•拉登同样是为哥德巴赫猜想这个问题所困惑多年,不过他显然比我进步很多,因为他已经证明到了1+1。不过在证明的过程中出了一些问题,因为这可能需要一个引理,我想应该是1+4;所以如果他能证明后者的话,那么就可以宣布,21世纪初年,一名阿富汗人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这是一个伟大的成就,远比有人证明郑和发现了美洲伟大的多。而拉登采取了和我相同的办法,不能直接证明1+1和1+4,就去证明2-1以及5-1;可是他已经没有太阳可射,于是就派人驾驶飞机撞向双子大厦还有五角大楼。我猜,按他的想法,如果能证明双子大厦被撞倒一座还剩一座,或者五角大楼被撞去一角还剩四角,那么他就可以宣布证明了1+4继而宣布证明了1+1——然而他失败了,双子大厦被撞得一座不剩,五角大楼还剩下六个角;翻译成数学语言,就是2-1=0,5-1=6。拉登很迷惑,于是躲进山洞冥思苦想,导致美国人穷四年之功亦不能奈他何。


然而无论如何,我作为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数学家虽然失败了,但作为射落九个太阳为天下带来幸福的英雄,却是成功了。这使我在其后的岁月里声名显赫,人们不远万里跑来看我在街头踩出的脚印,去摸摸我挂在墙上的射日强弓,千万张不同的口里吐出相同的话,帅。


……


我偶尔会背上弓箭外出狩猎,体验体验当当众人偶像的感觉。我不想结婚,因为我看到那些腰上别着梆子的女人都会感觉没了任何欲望,虽然上我家提亲的女人总数差不多跟黄帝时期全国的女人总数一样多。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很多年后。那时,我已经老了。那时候,夸我帅的人已经不多。


突然有一天,我听到这样的话: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很帅,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的你比年轻的时候更帅,那时你是年轻男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颜。


嫦娥说,羿,我们结婚吧。我说,看来我是该结婚了。

(约写于05年底)


评论

热度(34)

  1. 汉子徒步中国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刻宁静,一片天空徒步中国 转载了此文字